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深度办案纪实:蒙冤的新郎(图)

  内容简介:

 

    20051228上海某区派出所将从上海上海回老家安徽霍山结婚的倪某抓获,而证实倪某犯罪的,仅有二名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供述倪某伙同他们盗窃了单位的笔记本电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证据。经过律师大量的调查取证,终于证实倪不具备作案时间,二名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也是破绽百出,不能印证。倪被关押近八个月,公、检部门的偏听偏信,有罪推定终于酿成一桩冤案。本来应该入洞房的倪某,却被送进了看守所,倪某的母亲已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打击,精神恍惚。倪某未婚妻子还在等待倪某的出狱,本该幸福的家庭确因这场变故带来无尽的痛苦。

    检察院于2006731对倪某作出撤回起诉的决定,但倪某却迟迟未被放出。各个部门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在相互推诿。而倪某成为了一个牺牲品。一个个焦急的心都在等待倪某的归来,迟到的正义还是正义吗,我们真的期望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发生。

    2006821倪某终于被无罪释放,律师驾车至看守所迎接他,倪的妻子也赶来迎接她的未入洞房的丈夫,略带憔悴的倪还是非常高兴能重获自由。

20061023上海市某区检察院受理了倪某的国家赔偿申请。目前,倪还未拿到赔偿的一分钱。

 

  缺席的新郎

 

    2006112在安徽省西部霍山县一个偏僻的村庄,马路上锣鼓宣天,鞭炮声震耳欲聋,几辆轿车徐徐开入村里。在长长的车队里,一辆红色的轿车里端座一位二十岁左右,年轻貌美的新娘,新娘身着盛装,但眼睛里却是点点的泪珠。新娘旁边也不见迎娶的新郎。农村的婚礼是隆重而热烈的,但婚礼中却始终不见新郎倌的身影,本是喜庆的婚礼却多了一份悲情的色彩。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新郎缺席了自己的结婚大事?事情还要从二个星期前说起。

 

  千里抓捕

 

    20051228安徽省霍山县道士冲乡某村,倪某,一个1981年出生的小伙子刚从镇上回来。再过二个星期,他的终身大事婚礼就要举行了,在农村,结婚是一件非常重要而隆重的事件,也是一个人一生的转折点。新娘是一个美丽、温柔而贤惠的姑娘,倪某的心中有说不出的幸福。突然他们村的村长拦住了他,对他说,派出所找他有事情,倪某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正在想着是不是为了自己的婚礼,村长问了他一句,你有没有犯什么事?村长的神态是诡秘的。倪某心里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他一向尊纪守法,从来没做过什么犯法的事。想到这,他急匆匆地朝派出所赶去。可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长达七个多月的牢狱之灾。

    在派出所里当地警察给他引到一间办公室里,倪某本能地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办公室对面桌子旁坐着二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对方向他亮明了身份,他们是从上海过来的警察,问他有没有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倪某被这句话问得云里雾里。上海的警察还是非常规范地告知他已涉嫌犯罪,并告知他享有的诉讼权利。第二天,倪某便被带到上海市上海某区看守所。

 

    营救新郎

 

    倪某被抓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这个僻远的村庄,倪某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差点瘫了下去。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犯什么罪。倪某高中毕业,如果不是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是能上大学的。而且今年又入了党,无论如何他们不相信这个事实。他们老实本份,在家里做田,从来没和别人发生过冲突,事情的突发而至让他们手足无措。倪某的叔叔也知道了这个事情,倪某的叔叔在县城的教委工作,在农村是属于见过事面的人。他知道如果是在他们县城,他可以托关系找找人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可是倪某却被抓到千里之外的上海。倪某的叔叔知道这时只有律师才能帮助他们,他们要找一个有经验的律师,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倪某能参加他的婚礼。

    他们通过朋友,找到了上海市汇盛律师事务所马友泉律师,马律师是专业做刑事案件的,具有丰富的刑事办案经验。倪某的姐姐和女朋友赶到了上海,她们把要求和律师说了,律师很谨慎地告诉她们,,倪某是自己到派出所的,如果事情不大,把自己做的事情说出来,属于自首,是有可能取保侯审出来,参加婚礼的。但是如果他犯的罪行比较严重可能就不行了。律师决定先去会见一下倪某,再到倪某案子的承办那里了解些情况,刑事案件的程序他太熟悉了。只有把案子情况搞清楚才能对症下药。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祸起盗窃

 

       20051224凌晨240分许,上海市某镇工业园区,三名联防队员正在巡逻,发现199号厂区门口向西路口往南转弯100处有一名可疑男子蹲在围墙下,身旁有许多烟蒂,即上前盘问,问其为何深夜在此,此路往南并未开通。联防队员见其神色慌张,行迹十分可疑,让其将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发现有三把螺丝刀,即将其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经讯问,该男子叫董某,河北人,其供述当夜伙同倪某、袁某准备在某洁净技术有限公司盗窃未果。其又供认2005109夜伙同倪某、袁某在公司盗窃二台笔记本电脑。派出所经核实在20051010日某公司因二台笔记本电脑被窃向他们报过案,此案一直悬而未决。派出所当即决定立案。查明袁某在某镇海迪鞋业有限公司上班,在20051224中午12时海迪公司车间内将袁某抓获。此时倪某已辞职回老家,派出所派出精干民警到倪某安徽住处派出所要求协助抓捕,当地派出所即让村长通知倪某到所谈话。倪某到后即被扣留,带至上海市上海某区看守所。

 

    新郎叫冤

 

    律师本来以为这是一个简单的盗窃刑事案件,有二位同案犯指证,物证也被查获,此案应该可以定案了。二台笔记本电脑的折旧后价值在七千元,不算太高,倪某又是自己到派出所,属于自动投案,自首是法定的从轻、减轻情节,赃物又被追回,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取保侯审应该没什么问题,律师满以为,倪某可以回家结婚了。

    律师在见到倪某后,告诉他如果承认犯罪属于自首,律师可以有把握将他取保侯审出来,让他参加婚礼。但倪某的回答令律师大出意外。倪某说他没做过盗窃的事情,自己是冤枉的。律师问他,董某和袁某和他是不是有仇,倪某说没有,律师问他,如果没有仇,他们二人为什么供认你去盗窃,倪某说他也不知道。律师这时才意识到本案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切都要从头再来。倪某告诉律师,他有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艰难取证

 

    多年的律师告诉他,虽然不完全相信倪某的话,但是律师的职业道德促使他一定要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

    倪某出生于1981920,读书至高中毕业, 20054月到上海,516到本案的被盗窃单位乾科洁净技术有限公司工作,因要结婚于2005121辞职回家。

    本案的另一被告袁某是倪某同乡,20053月即在乾科洁净技术有限公司工作,和倪某都在铝合金组。20057月袁某因和公司领导发生争执被辞退。董某则是河北人,在公司粘合组工作,200511月因经常在网吧玩不上班,被公司劝退。

根据起诉书指控,2005109日日晚,被告人倪某、董某、袁某事先预谋后,先由被告人倪某趁下班无人注意之机,留在其工作所在的上海某区某镇鹿园工业区上海乾科洁净技术有限公司内,至当晚11时许,被告人董某、袁某如约至该公司,由被告人倪某在内打开窗玻璃后翻窗入内,在二楼办公室内窃得戴尔、华硕手提电脑各一台,价值人民币7100元。

    倪某如果否认自己作案,那么其是否有作案时间成为本案的一个关键,倪某是自己一个人租住的房间,平时晚上5点半下班后,即自己一个人做饭,后一个人看电视睡觉,要证明他当晚不在案发现场确认相当困难。经倪某回忆,案发2005109日当晚七八点钟左右,有个淮南人叫金晓强,原来是海迪鞋厂的,还有一个人姓冯,是他的表弟,来找过他,说要他介绍到倪某公司做工,但金晓强及姓冯的倪某没有联系方法,但倪某说海迪鞋厂的一个叫李强的可以找到他们。

    由于三名被告都曾经是同事,律师决定到乾科洁净技术有限公司了解一下相关情况。多年的经验让律师养成了一个习惯,每个案件都会到案发现场去一趟,亲身体验一下,能给律师的辩护带来许多灵感,以及意想不到的效果。

    律师来到了乾科公司所在的某镇鹿园工业园区,乾科公司已经搬到另外的地方,律师围着公司的厂房转了一圈,原公司四周均临厂区,是一个方形的标准厂方大概有十间左右,共二层楼。厂房的另一端是铁栅栏围墙。由于公司的设备人员全部搬走,厂房里面是空荡荡的。原案发现场是在公司二楼的办公室,现在已空空如也。

    案发现场找不到什么线索律师决定到李强的海迪鞋厂去,律师找到了李强,但李强并未给律师提供任何的线索,这个二十左右的农村来的青年似乎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恐惧使他对律师的调查退避三舍。律师还是从海迪鞋厂那里找到了金晓强的联系地址。律师给金晓强写了几份调查函,但都如石沉大海。

 

    庭审一波三折

 

    法院通知200646上午10时开庭,律师马上申请了延期开庭。律师需要的证据这时还是没有找到,法院批准了律师的请求。时间已经不多了。律师再次会见了倪某,倪某说他当晚下班就回家,应该是和他同事金治文一起的。大概六点钟他就到家做饭,此后一直在屋内没出去过,他的邻居金荣修大娘应该知道的。

    律师马上再次找到倪原来的公司找到金治文,金很谨慎地回忆当天的情形,又翻阅了公司里当天的出勤记录,最后他确定当天确实和倪一起下班回家的。律师又来到倪某居住地找到邻居金荣修大娘,大娘很热情地接待了律师,大娘一直夸倪是如何地好根本不会犯罪的,金记得五一后的几天倪每天都在家里,没有出去过,金大娘也接受了律师的邀请愿意为倪作证。这时,从倪某家里也传来好消息,倪家里找到 2005124倪在老家的大量物证与证人。

 

    2006410下午130分,上海市某区人民法院庄严肃穆,三名被告带至法庭。经逐个讯问,二名被告袁某、董某的口供矛盾渐渐暴露,律师马上抓住要点,不停地追问袁某,袁突然沉默了五分钟。袁突然说,他也是被冤枉的,是派出所逼他说的,他根本没偷过东西,倪某也没偷过。律师惊呆了,检察官也惊呆了,没想到袁某会在法庭上翻供。但在随后的询问中,袁又改变了自己的说法。被告人为何改变证词?在随后的质证过程中,律师列举了大量的证据,三个证人出庭作证,还有五个证人的证词、书证。都证明倪某根本没有作案的时间。公诉人这时已经招架不住了。法院不得不休庭

 

        证据不足

 

    因本案证据不足,上海市上海某区人民检察院于2006430629二次申请延期审理,补充证据。

 

     无罪释放

 

    200683日下午510分左右,律师接到一个电话,是上海某区人民法院打过来的,法官告诉律师,倪某案检察院已经决定撤回起诉。律师如释重负,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倪某冤案终于可以平反昭雪了。

 

    真相大白

 

       经过律师的调查及从检查院、法院那里了解的情况,原来袁某也没有参与盗窃,当天他因生病在医院里还吊水。经济的困难使他家里没有能力请律师帮他辩护。对法律的无知感到无法证实自己的清白,在派出所里他受到“特殊的照顾”。为免受更大的麻烦,他只好根据侦查机关的要求供出倪某也是共犯。而他作的口供也是根据要求胡编乱造出来的。就这样一个破绽百出的口供,使一个无辜的新郎付出被关236天的代价。

      案件最新进展参见博文:

     蒙冤新郎案大结局: 

 

 

    上图为倪某从被关押七个多月的看守所出来

 

分享到:

上一篇:小偷举报被绑架,向盗贼索赔超额债务成

下一篇:雇凶杀妻案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